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监管之窗 > 郭树清参加“两会”部长通道集体采访

郭树清参加“两会”部长通道集体采访

浏览次数:292次 发布时间:2019-03-06 00:00:00

3月5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部长通道”接受采访。

1.香港南华早报记者:

郭主席,您好。我有一个关于金融业对外开放的问题。中国在过去一年推出了很多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政策,外资机构对中国市场的兴趣现在也越来越浓。请问,接下来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重点有哪些?有哪些更多的行业政策能够使港资机构受益呢?

郭树清: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我们的改革开放,金融领域的改革开放不断迈出新步伐,取得了很大成绩。特别是去年以来,大家都知道,习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再一次提到,加快金融业的对外开放,对外开放重大举措要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所以从银行保险角度我们就研究推出了15条措施,现在基本落地。去年新批了很多外资银行、保险公司,有些是法人机构,有些是分支机构,直接进入中国市场,已在的机构也扩大了业务范围,今年还会继续推进。

大家知道,最近中美双边贸易谈判里边有六个方面取得了实质性突破,包括技术转移、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农业、服务业、汇率,服务业和汇率与金融关系很大,进展是实质性的,我想还会进一步扩大开放,这是毫无疑问的。由于我没有具体参加这个谈判,不能告诉你们具体的内容,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金融领域的开放,中美双边是完全能够达成一致的,虽然现在可能还有一些小的分歧,但是问题不是太大。为什么这样说呢?

首先,改革开放40年以来,十八大以来的6年来,都是我们主动开放的,是中国金融自己发展的需要,中国经济发展的需要。

第二,中美双方在金融业方面,无论是银行、保险还是证券,实际上我们过去的交流交往是非常多的,双方业界都是非常熟悉的,包括中央银行也是很熟悉的。

第三,过去有一些东西存在误解,误解是完全可以消除的,比如美国政府的一些官员,包括特朗普总统,指责中国操纵汇率、推动人民币贬值来获得竞争优势,这是没有的事情。大家知道,我们一直在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我们没有把汇率作为一个贸易竞争的工具,让它贬值去赢得竞争优势,这是美国财政部的定义,按照这个定义,中国没有汇率的操纵。所以这个问题一解释,我想大家都会明白。所以我想接下来的谈判,达成共识是比较容易的。

我们执行落实这些协议,也是非常有把握的。香港的银行、证券、保险在内地已经有很多发展,我相信他们能够大有作为。


2.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记者:

近期银保监会提出对民营企业的信贷要求要实施精准支持,防止盲目支持。您之前谈到过,现在民营企业从银行中获得的贷款和他们在经济中所占的比重是不相匹配的。所以请问,计划如何做到精准支持?通过什么样的措施让民营企业获得的金融支持和他们在经济中的比重相匹配呢?

郭树清:

谢谢你的问题。金融支持民营企业,中央高度重视,总书记座谈会上作为一个重要的任务提出来。我们正在大力推进,最近中办、国办2月14联合发了一个通知,就是要进一步落实支持民营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难和融资贵的问题。这方面和金融供给侧结构改革是密切相关的,从金融业的机构体系、市场体系、产品体系都要进行一些调整。

从机构来说,现在银行业的机构数并不是很少,而且五大银行在市场的份额是下降的。过去十年,大银行占整个银行业的份额从50%以上下降到了38%左右,所以大银行的比重是下降的。中小银行更多的是面向小微企业,数量是增长的,民营银行也是增加的。与此同时,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包括五大国有银行和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都设立了普惠金融事业部,专门做小微企业贷款,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去年面向授信一千万以下客户提供的贷款增长了21.8%,应该说这个速度还是比较快的。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求今年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要增长30%以上,我相信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解决小微企业,包括中型企业、民营企业贷款难、贷款贵的问题确实是一个系统工程。对银行来说,一个巨大的挑战就是一定要获取足够的信息,你贷出去的款贷给了一个合适的企业,这个企业是能够正常经营的,而不是投资炒作、投机炒作的。贷款的本金和利息是要收回来的。这方面我们这些银行业做了很多探索。大型银行,比如工商银行、建设银行,运用大数据互联网前年以来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也可以做到很快放款,不良率保持在很低的水平,比如建设银行只有1%左右。中型银行,比如江苏银行,做得也不错,也是利用大数据来作出判断,不良率也比较低。还有网商银行、微众银行、还有互联网小贷公司,贷款做得也很不错,不良率也比较低,所以今年我们会进一步推广这些经验,在大中小银行里面普及,采取更多的措施支持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发展。谢谢。

 

3.财新周刊记者:

我想请问您如何理解习总书记提出的金融供给侧改革的内涵,这意味着2019年将会有哪些相关的金融改革步骤,是否意味着高风险金融机构的处理和退出也应该有序进行,以及2019年会不会是处理问题机构的高峰期?谢谢。

郭树清:

谢谢你的问题,你的问题我前面已经回答一部分了,解决好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贷款、信贷支持和金融支持,是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扩展一点说,刚才强调的是银行方面。保险也大有可为,保险现在总的投资基金大概有16万亿左右,也可以投资到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要改善管理方法,调整结构。证券方面,特别是资本市场,股票市场、债券市场,直接融资方面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我们要建设一个更强大的资本市场,这个资本市场能够更好地支持创新企业的发展,特别是我们应该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包括大型的交易所,包括区域性的股权市场,也包括私募基金、风险投资基金,这在国外已经被证明是很好的投资渠道,可以更好地支持风险比较大、创新能力强,但同时失败的可能性也比较大的企业、产品,所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很多方面的。

这里特别强调,我们大胆创新,我们在银行、保险、证券领域都需要大胆创新,没有创新我们不可能做好金融业的服务,特别是解决世界难题,就是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应该说到现在为止,中国还是解决得不错的。但是这里边特别强调一条,我们这些年有很多金融乱象,这些金融乱象许许多多都打着金融创新、科技创新这样的旗号,实际上做的是非法集资、非法融资、非法吸收存款、乱设机构、乱办金融业务这些活动,这是非常有害的,对社会有害,对企业也没有好处,因为成本很高、代价很高。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对老百姓的投资理财领域,问题相当严重,我们必须提高警惕,不能乱投资,不能乱参加集资,更不能借钱去投资,因为这方面的风险是很大的,我们要反复强调这一点,希望媒体朋友和我们一起普及金融知识,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千万不要上当受骗。